你可愿渡我

谁知道呢。

秦霄贤开箱无望

-今天没睡觉也胡思乱想

-勿上升,文中提到的那个微博ID如果不妥我删

-大爷玩一玩嘛~




1.
    事情要从周九良开始说起。

    某一天,稳重又冷淡的周老师突然来了兴致,连着几个晚上拿微信给秦霄贤讲戏文故事,并在高潮转折点穿插图片,比如肉烤得滋滋冒油的那种,剧毒。

    秦霄贤敢怒不敢言,自个儿长得高架不住身子骨弱,金刚芭比抄起一根铁丢过来自己怕是要魂断七队,拉黑又下不去手,故事讲的还真好,他想接着听听女主角然后怎么了,听完就拉黑截图挂到微博上去,让粉丝们看看这个人恶毒的嘴脸。

    周老师讲满了一个星期后,故事卡在最高点停下来,再不更新,毫无坑品,和他师父一个样儿。

    跳进坑里无法自拔却被通知不更了的秦霄贤愤愤拉黑,气得摸胸,想报复,可是脑子不怎么好使,有心找他打架又怕被反杀,只得撇撇嘴暗中观察。
    


2.
    很快就到了七夕。
    恋爱佳节,空气中弥漫着酸臭的气味。每个颜值担当的人气男神在这一天都要发微博,于是秦霄贤爬起来洗脸刷牙,抓抓头发刮了冒出来的小胡茬,照着镜子摸摸脸,觉着自己应该发个微博。

    发完一刷评论,被一个奇妙的ID吸引了全部注意。

    “九良你什么时候娶我”

    不知廉耻,道德沦丧,什么审美。

    秦霄贤挑高了眉毛瞪大了眼睛,对于这位姑娘的ID投入百分百关注,连人家发了什么都没看,吧嗒吧嗒打字回复。

    “九良已经娶我了    你别想了。”

    皮了一把心满意足,但很明显没有考虑后果。


3.
    第二天一下台,秦霄贤在搭档疯狂眨的眼色和张九泰意思意思的阻拦中回了后台,对上了队长一边嘬着茶一边投来的,食肉龙的眼神。

    汗毛竖起,头皮发麻。

    食草龙秦霄贤后退一步,连问原因的勇气都没有,直觉自己应该跑,186大长腿怎么看也不是孟鹤堂能追的上的――何况这两年他还胖了。

    打定了主意确定了路线,秦霄贤转身刚要溜,意外陡生,逼不得已一个急刹车停下来。

    周九良和善地堵在门口,肱二头肌鼓涨,手指头掰得嘎巴嘎巴响。

    秦霄贤腿一软差点没跪地上。

    食肉龙x2!

    门外其他人对他报以同情的眼光,转身就走,刘筱亭还特意跑回来帮忙关了门,秦霄贤暗骂两声塑料兄弟,磨磨蹭蹭地走回去,在塑料凳子上端坐。

    周九良坐在孟鹤堂右手边的位置,两人双手环胸眯着眼把他上下打量了一通,开始进行教育。

    主发言人周九良摆出师哥的身份劝他专心业务能力,不要想一些歪门邪道,要把目光放的长远些,一味地迎合粉丝对于未来前途没有好处。

    言语之真切赢得了孟鹤堂赞许的目光,说的秦霄贤都快信了,周老师才慢腾腾的补刀。

    我也没招你没惹你,贸然拉我出来算怎么回事,你有时间多练练活,和话筒培养培养感情。

    没招我没惹我?嗑了你那么多毒眼看结尾了不讲了,你差那一天么?还有我和话筒培养什么感情,我都恨不得上台拿着大喇叭讲。

    秦霄贤气的真气逆行。

    他想解释,想把原委全都讲出来,可孟鹤堂压根没给他争辩的机会,训完就给撵了出来。

    临出门周九良补了一句中心思想:再有下次,剁了喂狗。


4.
    秦霄贤心里头鼓着气,在路上溜达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回家,走累了就像个不良少年一样蹲在街边儿叼着烟,越想越觉着今天孟哥这个态度不对,肯定是周九良吹了枕头风,要不然孟哥不能这么对他。

    孟哥平时可喜欢他了。

    不行,在话事人眼里头不做好可不行,秦霄贤想,再给孟哥发个微信讲清楚吧,趁周九良看不着,省得他再搅和。

    【孟哥,回家了没?】

    【周九良那孙子在你旁边儿不】

    【哥?】

    【我有事儿跟你说,你回我一下】

    眼瞅着对面“对方正在输入”的字样,秦霄贤皱起来的眉毛终于松开了,这边200字的解释说明正打着呢,那边回复了一张照片。

    一个男人光裸的背影,颈窝星星点点的吻痕,脸埋得很深,似乎不想让人拍到正面,照片最下端还松松垮垮要脱不脱地挂着牛仔裤。

    这很明显是一张床照。

    秦霄贤通过腰窝辨认出了这是他孟哥,又通过牛仔裤旁边的塑料凳子认出这是后台。

    手快了脑子一步保存下来。

    【你已撤回一条消息】

    【你已撤回一条消息】
  
    【你已撤回一条消息】

    【你已撤回一条消息】

    【……打扰了】

    刚要告黑状就遇到了这么刺激的事情,半大小子秦霄贤蹲在街头迷茫的像个孩子,他翻出刚才的照片又看了两眼,关上了屏幕。

    秦霄贤撇撇嘴,难怪偏心,原来真吹了枕边风。


5.
    连孟哥一起告吧。


6.
    这回上谁那儿告状呢,师父大爷不行,小事儿他俩不管,再说都那个岁数了,这点儿早就睡着了,可除了师父他俩还有谁能管孟哥啊,孟哥是队长,尤其现在还挺火。

    秦霄贤蹲到腿麻的时候,想起郭麒麟来了,茅塞顿开。

    班主不行就少班主,少班主未来要继承大统,德云社他说话肯定好使呀,年轻一辈儿的事儿得找年轻一辈儿来处理。

    秦霄贤站起来活动活动腿,找出少班主的微信斟酌了一会用词,吧嗒吧嗒又开始打字。

    【大林哥,你睡了没,我有点事儿想和你说】

    【有别人在你旁边儿没,你别让人知道了】

    【大林哥?睡了吗?】

    少班主三个字变成了“对方正在输入”,秦霄贤严阵以待,方才打了删删了打的200字蓄势待发。

    又是一张照片。

    上身赤裸的男子双臂交叉挡在了脸前,可能还在摇头拒绝,导致手臂微微有些糊,胸口星星点点的吻痕,只拍到肚子为止。

    这又是一张床照。

    秦霄贤通过乖顺的头毛辨认出了这是少班主。

    多么熟悉的画面。

    秦霄贤又按了保存,撤回了刚才的发言并且附上一句打扰了,关掉屏幕。

    凛冽的晚风吹得他一个趔趄。

    他想,大概谁也没法体会他一晚上受到的冲击吧,真可怜。少班主这条路也行不通了,秦霄贤决定放弃告状,免得还没火就先被火化了。

    但是好寂寞。

    同样都是九零后,为什么别人都有生活他没有呢。秦霄贤撇着嘴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有点发呆。

    以前这个时间如果无聊了,他都是打电话给梅九亮,一叫就出来,一疯就一晚上,现在人家估计搂着媳妇儿正睡觉呢。

    我也想要媳妇儿,媳妇儿你在哪儿呢。


7.
    寂寞过头的秦霄贤打算找人一起玩,想了半天决定投奔辫儿哥。

    辫儿哥可喜欢他了。

    三宝那回还想和他抓情侣头,玩什么都带着他。

    秦霄贤看看时间,辫儿哥今天聚餐,差不多结束了应该,他准备和辫儿哥控诉队长偏心,小伙伴看他热闹不帮忙,少班主不务正业和人搞对象。

    可万一他喝多了睡着了呢,先发个微信吧。

    所以说有些人就是不长记性。

    【辫儿哥你睡了没,我想去找你,咱俩玩会儿呗】

    对面发过来一条语音,秦霄贤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。

    “他睡着了。”

    呸。

    秦霄贤式嫌弃。

    当我不看抖音?幼稚,无聊,这声音一听眼睛就不大。

    【你快把手机还给辫儿哥,多大的人了还闹】

    对面沉默半晌发过来一张图片。

    昏黄的床头灯照着床上一个上身赤裸的正在熟睡中的男人,身上星星点点的吻痕,脸上还带着点汗迹,看上去很累的样子。

    秦霄贤通过…算了,这都没遮住脸,辨认个咕噜球。

    迅速保存关机抱着脑袋又蹲了下去。


8.
    状没告成,德云社青年演员里头最火的仨人床照一晚上看全了。

    队长,少班主,国舅爷。

    秦霄贤哭着开机给梅九亮发微信写遗言,发完赶紧又关了机,不想再听到任何微信消息的提醒。

    妈妈对不起,二十五岁之前生孩子估计不可能了,要不,趁着年轻,你和爸再要一个吧。

    至于原因?

    …呵,德云社是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   

评论(26)

热度(10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