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可愿渡我

谁知道呢。

我杨九郎今天就要锤张云雷

-是这样的,中间有个分隔,里头不咋甜,所以就给隔开了,想看糖就绕开吧,其实没事儿看看也行,信我,没错的。

-想要评论,但是不可以砍我。

-我困了,错字儿看见了再改吧。

-爱你们。


    我叫杨九郎,不是一线天也不是黄鳝……小眼八叉的也是你叫的?行了,我知道了我帅,你们先死一会。

    好了别闹了,今儿我有正事儿,至于什么事儿,爷们儿都是行动派,都直接动手,所以我也不乐意多说。

    是这样的。

    我杨九郎今天就要把张云雷按在地上锤,别和我扯那些没有用的,告诉你了今儿一概不听。

    这已经不是把事儿说清楚就能解决得了,这事儿没法说清楚知道么,积少成多,挨个念叨我得讲到哪年去。再说了,有些事儿我自个儿知道很小,不值一提都,但这样的事儿多了搁谁谁不起性子?

    讲个什么例子啊讲例子,那多了去了。

    哎,你就拿前天早上说,好家伙六点多,睁眼睛旁边人没了,一摸床都是凉的,大早上的这腿还没好利索跑哪儿去了这是。列位,不瞒您说,我当时汗都下来了,寻思给人家打个电话吧,跟我旁边这儿响了,连电话都没带。

    出去找也没地儿找,只能在家里头等着,等到快七点才回来,叼根烟,拎着包子豆浆油条,嗬,还有豆腐脑。

    您就说气不气人,出去给我买早餐去了,也不看看自己那小身板,我能吃上他得走多早啊,回来以后自己跟个没事儿人似的,还美滋滋地叫我一块儿吃呢。

    给我气的多喝了半碗豆浆,一直到给他那养嗓子的梨汁儿都煮好了也没消气。

    列位您别撇嘴,这事儿还算轻的,昨儿那才叫气人,那天儿热的跟什么似的,本来没有他的活,非要过来,还不跟我说,顶着个大太阳自个儿打车跑过来不说,还捧着个大保温桶,熬的酸梅汤说天热解暑。

    不是我说,我一老爷们儿天热点怎么了,后台那不有空调呢么,能热到哪儿去,见天儿折腾自个儿算怎么回事。

    这事儿也不能忍,得想个辙,我把董九力张鹤帆他们全都叫过来让张云雷训话,我就坐旁边儿喝,一口一口咂摸着喝,我不停他就别停,哎我累死他,谁让他跑这么远的,也不怕半道儿钢板晒烫了在街上自燃了。

    您是不是也觉着过分了他,我瞧着您一脸想打人的表情,和昨天董九力他们一模一样,他们昨天也气坏了,张云雷说要八队聚聚餐都给拒绝了,人扔我这就跑,你就说,他张云雷自小捧大的让人这么撅,是不是因为太过分?都担心他呢就他自己不注意。

    还有今天,最气人的就是今天,一个局,不是熟人还没法推,幸好有点良心没让他多喝,就给壮了壮胆,回家路上给我这顿说,一会谢谢我跟他这么多年,一会又感慨大风大浪全都熬过去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    今儿也没怎么喝多啊,咱也不知道他这受了什么刺激,反正和平时不太一样,说那些个有的没的,我都觉着那些话有点儿侮辱人了。

    我这跑前跑后陪着他照顾他,也不是为了那么一句轻飘飘的谢谢,您就说我俩这还用得着这个词儿吗?

    换别人爱哪儿去哪儿去,不就是因为他是张云雷么,我做这些个事儿都是我自个儿乐意,我乐意的事儿用得着他谢谢么,踏踏实实理所当然地受着就完了。

    张云雷是我最心爱的搭档。

    关键今儿不知道怎么的,他听不进去说话,跟他讲清楚了闹得更欢了,还祝我新婚快乐,非要给我唱我们结婚吧。

    要不是酒局我一直盯着,都怀疑他是不是喝蒙了,我还没办婚礼呢,就领了个证,他这都还没养好呢我这边就欢天喜地结婚去了,也忒不是人了,再说了我还得等着他给我当伴郎呢,怎么也得再等一年半年的,婚礼上少谁都不能少他啊。

    我婚礼,我最好的兄弟怎么能不来。

    “行啦,赶紧的吧,走上楼回家,洗个澡我给你捶捶后背去,我问人家了,说适当按摩好得快。”

    “你干脆捶死我得了,小眼八叉的。”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    这还用得着他说,我俩这都差点生离死别了,不还是好好的么,有什么可谢我的,是他自个儿命硬。

    人都说一辈子能受的苦就那么多,这位估摸着三十岁以后买彩票都能发家致富了,我这以后指不定还得抱人家大腿活着呢。

    他听完了才算是乐了。

    夏夜里蚊子多的要命,嗡嗡得让人心烦,路灯并排照着这条没人的路,古时候讲究月下看美人,带着那么点朦胧感,最容易心动。

    今天虽然热,但是没有月亮,只有昏黄的路灯,这里也没有美人,只有两个男人,其中一个是另一个的心上人,不用场景加持,只要独处,他眼睛看过来就心动。

    他没喝多,站的很直,眼神更直,除了我什么也没看,我们谁都没说话,像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。

    不知道多久,他眼睛里好像横了波,比路灯还要亮,下巴,手,脚都动了起来,向我这边靠近。

    我有点渴,偏偏这时候瞧见一只蚊子飞到了我们中间,就没忍住伸手打了它。

    “啪”地一声打碎了所有。
 
    我摸了摸鼻子,觉着自己好像做了件很傻的事儿,想要补救一下。

    “行啦,赶紧的吧,走上楼回家,洗个澡我给你捶捶后背去,我问人家了,说适当按摩好得快。”


    “你干脆捶死我得了,小眼八叉的。”
   

   
   

   

评论(4)

热度(1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