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可愿渡我

谁知道呢。

一个仙女的少女心破灭历程

困了,明儿再看看改不改吧,求求你们留评錀,求你们。






给大家介绍一下,我是,杨九郎的,妹妹。

名字叫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们得知道,我的眉毛不连着丁字裤,当然我也没有丁字裤,我不画耐克嘴,连衣裙高跟鞋前凸后翘倒是真的。

因为老子是仙女。

以上。

今天纯属一时兴起,因为看到有个朋友因为姐姐和她喜欢的人在一起了,就和姐姐决裂的故事,有感而发。我反正是不懂,姐姐才是和她血脉相连一块儿长大的,怎么就能为了个男人撕起来呢,不科学。

我肯定不会因为一个男人和我哥打起来。

哦我哥也是男人,没这个可能。

这是以前的想法,现在打了一半的脸。

我打算给大家分享一下我的,类似的故事,这期间牵扯到某对知名狗男男,本来想给他俩打码,后来一想他俩太明显了打了也没用。

在这个故事的一开始,我和我哥从小一块长大,比他小四岁,没什么隔阂,也没怎么吵过架。我哥是标准的老北京纯爷们儿,一嘴的京味儿不拘小节,气场倍儿足,直男,但不癌。

多好的人,就是眼睛小点,一笑就没。

“这句就甭说了啊。”

哦,小眼巴叉的还挺要面子。

“…别学你磊哥。”

在我还天真烂漫相信爱情的年纪,我以为我哥会给我找一个新垣结衣一样可爱温柔的嫂子,照顾我,体贴我,听我聊天跟我逛街,和我世界第一好。

“你上回不说让我找个石原里美么,还有这里头怎么没我什么事儿啊,我媳妇儿凭什么和你世界第一好?边儿玩去。”

我不管,我现在就想要新垣结衣,我就要嫂子和我最好,我肯定不是别家那种恼人争宠的小姑子。更何况,她们都能看一部韩剧换个老公,我就不能看一部日剧换个嫂子么。

“日,日剧?…妹子,少看点,姑娘家家看的都是些什么。”

……不是你看的那种,我看的东西能和你一样么,你别来玷污我纯洁的少女心。

“从知道你哥看什么开始,你的少女心就不纯了知道么。”

不知道,赶紧练你的快板去吧,拜拜了您呐。

“没劲。”

滚。

言归正传,我对于我嫂子的规划就是如此随意但又要求保质保量,毕竟我哥是个好男人,值得好姑娘喜欢,被一些奇怪的姑娘拐走我替他不值,我得作为女性视角帮他把关。

他也一直这样默许的。

我们理应这样相亲相爱过完一辈子,等他结婚生子,我就给他带小孩儿,当个好姑姑。

然后我认识了他的搭档,那个在台上抖包袱的时候说自个儿不哑要娶我的男人。

在最初,我荷尔蒙其实也是萌动过的,毕竟他搭档年纪正当长得好看,我又因为我哥的缘故,从小就对大热天喝热茶哼小曲儿的,艺术家老男人,没有抵抗力。

再加上他台上损着捧哏妹妹怎样怎样,下台立马发微信道歉,还给我买好吃的好玩的赔罪,虽然送的耳环发饰和我哥一样直男审美,但我还是很开心。

没错他跟我就是这么亲,搞的我以为他喜欢我。

但是,像我这种仙女,一般不会马上让肤浅的男人们得逞的,都是要矜持很久,除非他在热气球上面对着天空大地鲜花彩虹发誓只爱我一个的时候,才能答应他。

然后等了好久也没有等到热气球,我连骑单车不把车把子都学会了,把单车骑成了杂技,但没有用,他甚至连美特斯邦威都不带我去,早先我还没有意识到什么,男人嘛,总是不懂浪漫的,慢慢就好了。

直到我看见他和我哥,在我的床上,打啵儿。

我的床。

打啵儿。

晴天霹雳。

我抄起保温杯冲进去,颤抖着手,把自己带入把丈夫捉奸在床的妻子形象,还真就找到了那么一点feel,眼泪水啪嗒啪嗒地掉。

你不说他喝多了没带钥匙只是暂住一宿么,我慷慨地让出我的屋我的床,不是让你俩坐上头亲嘴的,狗男男!

在我的剧本里应该给我租热气球的男人,此刻脸色苍白,想要解释点什么,却只张张口就低下头低声说了句对不起,然后叫了我的小名,又讲了一遍对不起。

我不听我不听,亲都亲了现在装什么可怜!你俩打啵儿都不知道锁门背着点人嘛,欺负我没男朋友是不是!

你信不信我明年就让你当舅舅。

我挥舞着保温杯来回跺脚。

我哥没说话。

他搭档愣了一下,小心翼翼地问,“妹子,你…”

滚滚滚,我说你怎么改口这么快呢,合着你俩都搞一块儿去了还瞒着我,告诉你,这是已经不是一顿海底捞能解决的了!

他眨巴眨巴眼,确定我没有半点厌恶,好看的脸上终于慢慢漾出一个更好看的笑,不大,像我第一次在园子里遇到他时那个笑一样。

“成,请你吃一辈子行不行?”

别整起誓一辈子那套,说相声的没一个能信的,我现在就要去,这叫见家里人,快去开车。


他从我哥那接了钥匙下楼去,临走拍拍我哥肩膀,屋子里头就剩下我和我哥。

我抱着腿蹲下去,保温杯搁在脚边。

我哥叹了口气,蹲在我旁边拍拍我的后背。

“妹子,你不是想去坐热气球么,明儿我跟你磊哥一块儿带你坐去。”

我把头埋在手臂里胡乱点点。

“哥永远爱你。”

少女情怀的小公主不想说活。

整理好心情,我拎着我的保温杯,里头泡着枸杞桂圆红枣水,坐车去吃海底捞,享受了一左一右的伺候。

“妹子,有男朋友没啊,快点找啊得,哥可有了。”

吃完饭他俩送我回家,我哥这样说到,然后搂着他的小情人颠颠回园子了,气的我当天就买了只猫回家示威。

看到这只小可爱,我哥一面欢天喜地,一面脸色发青,踩着神奇的走位避开我的小可爱,把我连人带猫赶出了家门,让他的小情人迅速入住,从此成双入对你侬我侬,腰疼腿疼这红那红,好不快活,朋友圈里刷屏地秀恩爱,每天三条朋友圈,固定格式为“小张老师+时间地点事件+真可爱,想…”。

已经被迫搬出家门的我和我的猫都觉得这很不好,起码对于二十多岁的男人来说,事业才是最主要的,不能被红尘迷惑了双眼,被欲望搞坏了身体,于是我隐晦地把我的猫起名叫柏拉图,并发微信告诉了我哥,希望他能理解我的一片苦心,不做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,弃文武百官于不顾。

嗯,文武百官。

我,文能贯口唐诗讲骚话,武能踢腿劈叉撩阴脚,再加上消消乐六百八十九关全部三星,这么可爱的我,爱我你会怕么。

事情进展的很顺利,我哥听我念到柏拉图的名字之后,我再也没有在朋友圈里看见他晒他的小情人。

因为我的朋友圈里再没有我哥了。

如果不是我提刀杀去园子,恐怕他都要溺死在温柔乡了。

呵,男人。

他的小情人倒是迅速把自己带入了嫂子的身份,有事没事还关心我的感情和学习。

不过并不讨厌,我很喜欢他。

坐在前排看他在台上返场唱小曲儿的时候,目光扫过了我,不甚明显地对我露出一个亲切的笑,让我有些恍惚,想起第一次听他开嗓的场景,一曲唱进心里。

外头夕阳西下,天空很好看。

情人节的时候我买了束花送给他俩,然后抱着猫躲得远远地挥手道别,给他俩腾地方搞对象。

我哥在马路对过夸我。

“我妹子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仙女儿,值得最好的男人。”

嘁,仙女有个屁用。

很多年后,我还时不时想起那天拎着保温杯冲进屋去那天的场景,其实我是想哭想骂来着,但是看他的脸色,没舍得,我和我哥一样,拿他没辙,只不过表现方式不同,一个豁出去地伺候,一个收了性子听话。

那天,就像放下保温杯一样放弃了。

何必呢,北京爷们儿不拘小节,姑娘也没那么矫情,谁还没个念念不忘却最终没在一起的白月光了,他和我哥好就行了呗。

我哥给我找了个嫂子,不温柔不体贴,但是足够爱他,够了。



评论(14)

热度(28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