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可愿渡我

谁知道呢。

【丰雷】下台之后

-在冷圈道路上策马奔腾

-来啊快活啊

-真的好嗑

    “您听我弹春秋亭喜笑颜开的时候,我就想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 他一手指尖沿着人瘦削单薄的身体轻抚着划过,看他因此而战栗着,不禁怜爱地搂紧了他的腰身,虔诚地舔上他的伤疤,向他倾诉。

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从后台您瞧见我抱着三弦冲我笑的那回起,就满脑子都是您了,白天想,晚上想,做梦的时候想,梦醒了自/慰的时候也想。”

    他拉开张云雷遮挡的手臂,耐心而温柔。

    “您不是想听我的想法吗,这就说给您听。”

    刘丰把手中的皮带和牛仔裤丢在一旁,小心翼翼地扶着他的腿。

    “您随随便便唱的两句都好听,我当时特别崇拜您,也特别想像现在这样,一边操您一边听您唱,听说您心板很厉害,这样也行吗?……这样呢?……如果我这样的话,您还可以唱吗?”

    刘丰忽然停下所有动作,喘了口气,一边用慢速在他股间折磨,一边又调整了嗓音唱了段春秋亭,一段戏唱罢,俯下身在他耳边用崇敬的语气告诉他:“这段儿是按照您的唱法唱的,我那天下了台以后,瞧着您的视频意/淫的时候学会的,好听吗?学不到您那么优秀,因为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您的身形啊。”

    “一瞧见您穿大褂呀,我就想钻到您大褂下面去,想看您捏着话筒强装镇定,下面却泄得一塌糊涂的样子。”

    “日思夜想的辫儿哥哥今晚哪儿都去不了了。”

评论(22)

热度(1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