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可愿渡我

谁知道呢。

是这样的,我后来仔细看了《孟鹤堂日子到了吗》这篇,并认为逻辑不通,“一个正常的成年男性是不会因为两个姑娘的话和网络上关于abo的只言片语,就认为自己活在一个虚构世界观里的。”


所以在这里向大家道歉,是我的疏忽,过于急躁地想要表达出自己新想到的梗,而没有推敲可行性与合理性。


其实早有这个想法,就是没动手改,但今天上线又看到有给这篇文点了红心的姑娘,我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,我会在基本大幅度不改变的情况下,让它变得不奇怪不突兀。


谢谢给我点了红心和蓝手的姑娘们,爱你们,抱歉啦。


评论(13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