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可愿渡我

谁知道呢。

【霏堂】金霏:我和孟鹤堂在厕所什么也没做

-沙雕文预警





    1.

    准备上个卫生间就回屋睡觉的周九良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,掏出手机“咔嚓”一声把卫生间里的画面拍了下来,拍完调出相册一看,完整清晰手不抖,这才满意地把手机揣回兜里。

    “……周九良我觉着你有点儿过分了啊。”金霏额角青筋一跳。

    周九良手插裤兜歪歪斜斜地靠在卫生间门框子上――由于太滑一个趔趄差点没摔了,重新靠好――眼神沿着金霏的躯干一路向下瞟,最后定格在他腿中间的孟鹤堂身上。

    “那您抓着我们先生的头发往您裤裆上按就不过分了么。”

    孟鹤堂头也不抬紧贴金霏裤裆大声替金霏辩护:“你说这话你都丧良心周九良,人家金霏老师是那种人吗!”

    周九良:“……那您自己贴他裤裆上的?嘛呢,让他给你试试发烧没?”

    孟鹤堂咬牙切齿:“有拿下面试温度的吗?”

    周九良点点头:“我也琢磨着是没有啊,那您这干嘛呢,缺钱了?”

    孟鹤堂啪嗒啪嗒掉眼泪:“别瞎说,金霏老师什么也没干,是我不好,你别冤枉他。”

    周九良:……

    被热气喷了半天腿根儿现在有点躁的金霏:“……小孟儿,我怎么觉得你有点欲盖弥彰呢,你真心想帮我说话么?”

    金霏手里攥着孟鹤堂的头发,觉得自己都要心力交猝了。

    事情是这样的。

    今天的录制结束之后,金霏和张国立先生多聊了几句,出了演播厅就奔厕所去了,解手出来瞧见了刚洗完手的孟鹤堂,就跟人打了个招呼,孟鹤堂一瞧见他高兴,也走过来想和他聊会儿天,谁知地上的瓷砖沾了水特别滑,孟鹤堂没有站稳,脚一滑向前一趴,摔了一跤。

    金霏看他摔了,寻思赶紧扶起来看看摔没摔坏吧,两步刚迈到孟鹤堂面前,孟鹤堂正好一抬头,脑袋瓜准准地撞在金霏腿当间儿了,金霏顿时两眼一黑往后退了一步,还没来得及喊疼,先听见孟鹤堂的痛呼了。

    “哎哟嘿,我这还没喊疼你怎么喊上了。”

    一低头看,尴尬了,孟鹤堂头发挂在了金霏裤拉链上,金霏后退那半步扯疼了孟鹤堂的头皮,头发也缠得更紧了。

    孟鹤堂可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试图把头发强行拽出来,脑袋瓜使劲儿往后一扽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头皮也疼屁股也疼,刚才撞在拉链上的鼻梁骨也疼,疼得他眼泪汪汪,金霏被这股子劲儿拉的往前一扑,差点骑他脸上。

    金霏:……

    孟鹤堂:……

   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。

    2.

 

    孟鹤堂坐在地上,还没有坐直,为了不扯到他头发金霏不得不分开腿像扎马步一样弓着腿,不到两分钟腿肚子酸的直打颤,他低下头抖着腿和孟鹤堂商量。

    “咳,那什么,小孟儿你先起来一点,我要站不住了。”

    孟鹤堂眼泪都不敢擦,生怕一抬手就摸到他下边儿,增加尴尬,闻言手撑着地,两人慢动作似的换了个姿势――孟鹤堂单膝跪地,坐在自己腿上,金霏稍稍挺直了腰杆。

    “你先别动,我看看给你头发解开先。”

    金霏试着把拉链拉开看看能不能把头发拽出去,拉到一半卡住了,上不去下不来,牛仔裤拉链里黑色的内裤若隐若现。

    金霏:……

    世界上难道还有比这更尴尬的事了吗,他想。

    腿中间的孟鹤堂哆哆嗦嗦:“金霏老师,我腿麻了我要忍不住了,能让我换条腿不?”

    孟鹤堂扶着金霏的大腿慢慢直起身,腿上针扎一样的酸麻让他一激灵,扑通一声,俩腿都跪下了。

    更尴尬的事儿出现了,金霏抿紧了嘴不让自己乐出声。

    孟鹤堂:……

   

    金霏:“……噗,要不,小孟儿你再换一个姿势吧。”

    孟鹤堂双手扶膝盖,呈乖巧姿,自暴自弃:“算了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 金霏一手捏着孟鹤堂的头发,一手防止他乱动扯疼自己在他脑袋后边儿扶着,为了让孟鹤堂好受一点不得不向前挺着胯。

    ……总觉着这动作非常的邪恶。

    这总该是最尴尬的事儿了吧,他想。

    金霏一边想,一边手里不停地拨弄着孟鹤堂的头发,就在这时候,厕所门开了,周九良目睹了整个事故现场,沉默了半晌,没有丝毫帮忙的意思,反而在门口饶有兴致地围观了一会儿,还拍照留了念。

    孟鹤堂哭得更伤心了,一抽一抽的,金霏几乎抓不住他头发。

    周九良火上浇油:“您别动啊,您一动金霏老师也得动,你是动脑袋方便了,人家顶胯累啊。”

    金霏:你闭嘴。

    3.

    费了老半天的劲儿,金霏终于把孟鹤堂的头发解救了出来,孟鹤堂站起来擦了把眼泪儿哭唧唧地跟他道谢,一瘸一拐地和周九良吵着架回去了。

    金霏低头拉裤拉链,瞧见自己微微敬礼的小兄弟,动作一顿,想起了刚才喷在腿上的热气和那人泪眼婆娑的样儿,故作镇定地咳嗽两声。

    还挺好看,啧。

    金霏洗了把脸冷静下来,打算假装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,也准备回屋睡个补觉。

    结果在卧室门口被陈曦拦下来了。

    陈曦的视线定格在金霏湿了一块的裤裆上不动,眼神充满怀疑。

    金霏顺着视线向下一看:“……那什么,哥,误会,我没干别的,就刚才在厕所碰见小孟儿了。”

    陈曦的眼神更奇怪了:“你在厕所碰见小孟儿然后……裤裆就湿了?”

    金霏瞪大了眼睛懵了一会,反应过来后脸涨的通红:“没有,什么啊哥你听我说完,小孟儿刚才哭了,这是小孟儿哭湿的。”

    “他趴你腿中间儿哭的?”

    金霏手一摆,连声否认:“不是,不是那么回事儿哥,小孟儿刚才在厕所摔我这了。”

    陈曦眉头一皱嘴一咧:“他怎么那么准摔你裤裆上了呢?编,你再编,还赖人家小孟儿,金霏啊金霏,我平时可没看出来你是这种人。”

    金霏百口莫辩:“我什么人了我又,我什么人这十年你还不了解么哥,哎呀他摔了我就往前走,我寻思我扶他起来,他一抬头撞上我了,就疼哭了。”

    陈曦气得来回踱步:“他撞你哪儿了他?”

    金霏脸一红,视线来回飘:“就,就撞我…撞我那儿了。”

    陈曦停下脚步:“撞你那儿?他脑袋撞的?”

    金霏点点头。

    陈曦两手在他脸边儿上一合掌:“兄弟你可编点儿像样的吧,他脑袋撞你那儿,他还疼哭了,你下面定海神针啊你?”

    金霏一时找不到什么话反驳他,愁得直揪头发,刚好门外有人敲门,他赶紧放弃和陈曦争辩过去开门。

    周九良站在门口面无表情:“我们先生说了,十分抱歉,没弄好,脏了您的裤子,要帮您洗,您看看是不是脱个裤子?”

    金霏几乎感觉得到屋里陈曦谴责的目光扎在他的后背上。

    周九良视线往下看到了那块濡湿的痕迹,慢腾腾地补上一句:“您现在冷静下来了么。”

   

    4.

   

    金霏啪地关上门,对上陈曦看禽兽的眼神,头一回产生了拆伙退赛的念头。

    5.

    金霏:去他妈的梦想,人间不值得。

  

 




评论(81)

热度(4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