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可愿渡我

谁知道呢。

给小张老师的道歉信



张老师,
   
    您要是打开这纸看了,气儿也消的差不多了吧,今天是张老师和我冷战的第六天,电话不接微信拉黑,我可比张鹤帆可惨多了,但这回我是真的不知道错在哪了,您看您这微博粉丝是我的多少倍了都,别和我一般见识。要不这么的,我先自己个儿反省一遍,您看看是不是这么几个原因,成吗?
   
    首先,封箱那天的庆功宴我夺了你的酒瓶子,任你是说好话还是瞪眼睛都没让你再喝半杯,为此你气得叫了我的大名,手指着我半天说不出话,说实话还怪可爱的。
   
    要说这事那还真不能怪我,您也体谅体谅,那天我媳妇儿千叮咛万嘱咐得早点回家,不然不给我开门,没法儿送你回去,你一个人走我又不放心,毕竟您这可是个酒后失足艺术家,得小心伺候着,但让别人送,又怕您喝开心了旁人拦不住。不是我说,您想想自个儿那天的劲头,先是带头嘲笑我妻管严,笑完了扭头一抹眼睛就干了个杯底儿朝天,说你不喝多鬼都不信。
   
    也没说非逼着您戒酒,男人哪有不喝酒的,但能少喝就少喝点吧,我这心脏可禁不起再吓唬一回了。不过我又琢磨着,您也不至于小心眼到这事都能气到现在,估计不是这个事儿。
   
    那是我给你买的炸糕不酥了那回?诶,您也知道,我那会儿不是和我媳妇儿吵架了么,也不能在后台打电话扯着嗓子喊,就在外头耽搁了一会,您一尝不对味说了两句也正常,虽说是我那天实在心情不好,可也不该拿您撒气,讲话也没个好脸儿,满脸不耐烦,这事是我不对了,可您不是后来还找我吃夜宵听我倒苦水来着吗,虽然您光听着我和我媳妇儿我们俩那些个事一直没说话,只顾着一口一口闷酒,后来还是我反过来劝您别喝了,但我觉得应该是原谅我了吧,那估摸着也不是这事。
   
    这俩要都不是,那是我哪天倒的水温度不对,茶水沏浓了?给你带的外套色儿不合你心?哪儿做错了您得给我指出来啊,您总捎带我眼瞎,看事情不全面,您就直接告诉我得了,看咱俩这搭档五年多了,不管啥事我这儿先给您道个歉,张老师大人有大量,微信把我拽出来吧,或者您接个电话成吗?

    您瞧我这也怪可怜的,下了台您这直奔别人那儿去了也不瞅我一眼,我认错都没个机会,好容易搭上话问两句眼圈子都红了,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,我又说错什么话了?

    要说说错话,你该不会是不喜欢我喜剧人那天对你说的“爱过”和“我真的很爱她”吧?或者更早些时候的“别咱媳妇儿,这里头没你什么事”,要么就是我这两天推开你的手惹你生气了?
   
    也许还得加上,我截了你终于鼓起勇气的话头,甚至扭头就走还带上了门。
   
    您跟我冷战不是为了这个吧。

    张老师一向是理智明白事儿的。我始终相信咱俩之间是有默契的,比如你一打眼我就知道你想吃什么喝什么,比如台上一鼓架势我就知道你要作什么妖,再比如你和我吵架从来不肯吵到最后就停,生怕一时冲动说出什么没法挽回的话,都是点到为止的。
   
    您一向是点到为止的。
   
    这么些年了最懂你的是我,最懂我的也一定是你。你瞅见过我的小红本子,也见过她,你应该明白的吧?
   
  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我也明白你的意思和为此付出的决心,但是不行,只有这个真的不行,有些事儿只能烂在肚子里头,说出来对你自个儿没什么好处。

    你该被宠着,不该顶着压力受苦,你才二十六,已经经历过痛苦了,现在好容易熬出头一飞冲天了,就别来凡间蹚泥塘子,不值得。

    我不值得。

    你得高高在上地飘着,别下来,我才能捧着你一辈子,可你下来了,我却接不住你。

    得了,写了这么多其实也都没什么用,张老师心里跟明镜儿似的,这些个情情爱爱拌不住爷们儿的脚,往后咱俩还得一块走不是?

评论(25)

热度(193)